教学科研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正文 教学科研

以仁心说,以学心听,以公心辩——杨天保老师访谈记

2019年06月14日 17:35  点击:[]

杨天保老师

所属学院: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

教育背景:2000年获广西师范大学历史学硕士,2005年获浙江大学历史学博士。曾任玉林师范学院历史学教师,转入我校后主讲《中国政治思想史》、《中国传统文化概论》、《史学概论》等课程,现任政治学理论方向硕士生导师,是首届“广西高校百名优秀中青年学科带头人”、“广西高校首届优秀中青年骨干教师”。

学术研究:主要从事中国政治思想史、区域文化史、历史文献学等方面的研究工作。

记者:您当初是因为什么样的机缘来到广西民族大学的呢?

杨老师:机缘巧合,原因很多。也许,偶然性更让生活充满惊奇和期待。其中,我在玉林师范学院任教聘期已满,自己想换个工作环境。南宁独特的地理环境和城市性格,民大政治学学科发展的大好前景等等,是吸引我最直接的因素。

记者:请问您对“学比海深”有什么深切的体会吗?

杨老师:“学海”之说,渊源甚久,古代中国读书人皆耳熟能详。今天讲“学海”,首先自然是强调一种传承。众所周知,一个国家不可无学,中华民族对于世界文明早有贡献,故决不可将中华学术及其精神,中断在我们后人身上。其次,生命有限,学问无限。《庄子·养生主》曰:“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以有涯随无涯,殆已!”看来,如何妥善处理这一不等式,庄周早有警醒。一旦失去人的主体性,为学献身,将个体生命直接演绎为人类认知史和智慧史的随从奴隶,它只能就是一份既可悲又可怜的人生。所以,作为一份象征和极富隐喻的符号,“学海”的现代意蕴还在于,个体既要持之以恒地向深处钻研,遨游深海,勇攀高峰,但决不要在这片汪洋大海中失去自身。学海虽深,但生命更显贵重!不断地呈现生命之美和服务于美之生命,它才是“学比海深”的真境界!

记者:那您对“课比天高”又是怎么理解的呢?

杨老师:中国人自古就怀有一份对苍天宇宙的敬仰感。“课比天高”,把“课”放到与天等同的地位,它显然就是要尊重和敬畏于“课”,赋予“课”与天同等的神圣合法性。换言之,在教育领域,一是师生都要自觉服从“课”的权威,以“课”为本位,按其规则办事,不能随意缺课、失课、调课、误课、停课等。二是要充分认识到“课”的本质属性和教育的内在规律,按规律办事,切不能以外在的力量和某种霸权,妄自扰课、乱课。三是在“课”的运行进程中,要分得清主体和客体,按劳动分工办事,进一步优化组织关系,确保知识传授的有序化。四是在“课”的空间格局下,要维护空间正义,强调师道尊严,通过授课主体合法地行使权力,确保“传道”的最终实现。

记者:您的教学生涯中有什么印象特别深刻的事情吗?

杨老师:民大老一辈教师的风骨让我印象特别深刻。像李富强、陈元中等老师,他们潜心学术未曾停歇,愈老愈精,学术研究已是其生命最为突出的部分,实无愧于“学术人生”!这些老一辈教师开展学术研究的唯一驱动力,就是对学术的真坚守和真热爱,这种精神让我万分敬佩。反观新一代年轻学人,也许是受到资本和市场化的影响,浮躁和功利气就越来越重。其实,一旦仅仅为了学位、头衔或利益而进行学术研究,它已经就与学术的初衷背道而驰。

记者:谈谈除了荣誉感外,您作为一名教师还有哪些具体收获呢?

杨老师:能够见证学生的成长变化是一名教师最具意义的收获。另外,与学生交流接触,他们极具个性色彩的新思想新态度新看法,也是教师促进自我发展的不小收获。

记者:对青年学生来说,教师不仅仅是只是的传授者,还是理想信念的的塑造者,甚至是其人生道路的引路人。您认为作为教师如何立德树人,做到既教书又育人?

杨老师:中国传统文化对我影响很深,在很多方面,我是一个保守主义者。我个人认为,作为一个老师,为人师表、言传身教就是最有力量的东西。德育进程中,所谓的政教、法规等都是外在的,最重要的还是老师本身所起到言传身教的引导作用。我教导学生们要做一个简单干净的人,而我对自己也是这样要求的。生活态度简单纯粹,学术研究力求严谨。“把学术进行到底”,这是我的信条。希望严于律己的时候,学生也能有所触动、感染。不过,对于现代教育理念中所倡导的“快乐学习”,我持保留意见。纵览千百年来古人苦学成功的例子,不难得知,苦学才能有所收获。板凳坐得十年冷!所以,我一直倡导学生们一定要苦学钻研,身为老师也一定要把好这道关。

记者:您是怎么定义一个好老师的呢?

杨老师:我认为作为一个老师,最重要的是有良心,问心无愧,做有良心的教育,对得起自己的职业。

记者:您可否对同学们寄语几句呢?

杨老师:这里可以借用战国时代荀子的一句话——“以仁心说,以学心听,以公心辩”。其实,仁心、学心和公心,它们就是良心的三种形态,也是我自己用来评价一个好老师的主要指标。

记者:我们了解到您很喜欢王安石,请问王安石的思想对您的教学工作原则有什么影响或启发吗?

杨老师:我非常敬佩王安石!王安石在文学政事等方面,成就斐然,而他本身也是非常干净纯粹的一个人。越纯净越简单的人,越有大智慧。能与这种古人“对话”,这是一件很幸运的事。越接近他们的人生智慧,越会要求自己去做成一个干净简单的人。所以,我时常鼓励学生留心古代中国的东方型智慧,努力去做一个干净简单的人。


上一条:我校郑一省教授谈“中国侨乡的类型及侨乡文化的价值” 下一条:中国人民大学潘锦棠教授作“劳动力市场——‘女性歧视’与性别公正”讲座

关闭

版权所有:广西民族大学 校址:中国广西南宁市大学东路188号 邮编:530006 Email:webmaster@gxun.cn

备案号:桂ICP备05000943号 南警备 4501200086 号 前置审核编号:桂JS200601-04